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科幻·灵异 > 什么年代了,还在传统制卡 > 第450章 你还有这种本事?
听书 - 什么年代了,还在传统制卡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9 +
自动播放×

成熟大叔

温柔淑女

甜美少女

清亮青叔

呆萌萝莉

靓丽御姐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450章 你还有这种本事?

什么年代了,还在传统制卡  | 作者:逆苍天犯大病|  2023-11-17 18:14:3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还真是一个意想之外的回答,也是,以她的实力,有话直说就行。

换成弱一点的人这样子说话叫做没情商。

换成这位七阶绝望骑士阁下叫什么?个性!

叶穹并未跪在圣父的雕像面前,而是原地坐了下来,这样子聊天也比较方便。

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
“什么都不需要做,依照你的想法行事,无视我的存在即可。”

话音刚落,还在弗莱德面前演戏的摩根小姐瞬间就不淡定的。

阁下,你之前也是这么跟我说的。

但你可没说过自己会来教会啊!

没错,特蕾莎修女来到教会纯属临时起意,根本就没有通知过玛克欣。

此时的她也是看明白了,这位阁下嘴里就没有一句真的。

什么依照自己的想法,扯淡!

纯粹是要下属好好揣摩祂的想法,然后做出这位阁下预期所想要的行动。

什么无视祂的存在,简直就是放P。

要是她真的无视了这位阁下的存在,转头就把卡尔维斯卖给了其他魔女,信不信这位阁下当场就不认人,直接让她脆弱的自尊心破碎。

所以说,这种上司最为麻烦。

还好,眼下已经有一个人能够为她分担来至这位绝望骑士阁下的压力了。

叶穹闻言,稍加思索了一番。

“依照我的想法?那我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去往鬼神教会,而是会在这里先跟随摩根小姐修炼魔道学。”

听到这一句话,玛克欣冷笑了一声。

魔道学在这位阁下的眼中,就是前路已断的一门超凡职业,祂怎么可能让自己看重的人在魔道学上浪费时间?

“好,你自己安排即好。”

看吧

不对啊,阁下,你之前可不是跟我这么说的啊?

你不是说卡尔维斯修炼魔道学毫无意义吗?自己的做法纯属多余吗?

怎么这时候就变了卦啊?

经过几次的交流,玛克欣很确信,这位阁下必然很想卡尔维斯走鬼神之道,只有这样子,才能够极大化的激发他的潜力。

看吧,阁下不就看了过来了吗?

还在与弗莱德交流的摩根小姐,察觉到了一道目光,注目看了过去。

果不其然,那金发的修女微微的朝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现在的玛克欣已经学会揣摩上意了。

看阁下的意思是,她在卡尔维斯的面前不好拒绝他的请求,要让自己主动令卡尔维斯放弃魔道学,转修鬼神之道?

玛克欣注目看向特蕾莎修女,却是发现她早已回头,再度低下了头,虔诚的为面前的圣父献上信仰。

她顿时就有些绷不住了。

什么意思啊?就看了一眼,她能够看出点什么?

所以她的想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,阁下你倒是给个准话啊!

不要到时候她什么都做了,结果这位阁下转头就来了一句:“多余。”

要是真的这么做了,她的自尊心怕不是要当场破裂了。

此刻的玛克欣已经维持不住自己的演技了,身为半神境大魔女的她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委屈。

弗莱德这个直男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玛克欣的情绪变化,见对方迟迟不回自己的话,询问道:

“摩根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?可是受伤了?”

关切之语落在玛克欣耳中,却是格外的刺耳,因为他所关心的并非魔女玛克欣,而是精灵摩根。

一句反问脱口而出:

“为什么你当时没有依照原计划使用圣光魔法?难不成你对那魔女手软了?”

明明现在还没有到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但玛克欣的心态已经稳不住了,刚刚将这句话说出,就已经后悔。

但她也明白,说出去的话就好像泼出去的水,根本收不回来,本能的低下了头,等待着弗莱德的回复。

这副模样落在了弗莱德的眼中,只当以为对方误会自己的做法。

他先前所做的确招人误解,毕竟摩根倾尽全力为自己拖延时间,自己却对封印他许久的魔女玛克欣手软,没有第一时间用出圣光魔法。

这种行为放在他人的眼中,不就是对魔女玛克欣心怀好感吗?既然有好感,为何要拒绝对方的提议。

怎么滴,把摩根小姐与卡尔维斯的拼命拯救当做两人情趣之中的一环?

会对自己的做法感到生气也是正常。

弗莱德情商是低,但并不意味着他是傻子,很容易就猜测出为何刚刚摩根小姐会走神。

他不善于撒谎,老实的点头回答道:

“的确,我不愿意伤害她。”

这番诚恳的回答令玛克欣有些错愕,但还没有开心多久,就被对方的下一句话惹得差点动手。

“当年之事是我对不起她在先,此次也是我欺骗了她解开了封印。

若是我还暗中对她偷袭,岂不是狼心狗肺之辈?

我并非对她抱有好感,只是单纯的不想这么做,摩根小姐。”

原来不是好感,而是因为愧疚吗?

呵呵。

摩根小姐笑了,笑得极为的病态,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情场双失意吧?

叶穹在于特蕾莎修女交流的过程之中,一直都有关注着弗莱德与玛克欣两人。

在听到弗莱德的这段话过后,他的嘴角也是不禁抽搐了几分。

这该怎么办啊,我的好兄弟。

哪怕冷漠如玛克欣,此刻的心态也有些稳不住了,右手不住的在颤抖。

弗莱德见此一幕,一时半会不理解自己应当做些什么。

好在,玛克欣主动打破了这一平静。

“我想一个人去冷静一下,雷克斯先生,待会见好吗?”

弗莱德闻言,也是不知道自己此时应当说些什么,本能的点了下头,回了句:

“好。”

死刑了。

叶穹默默的为弗莱德做出了宣判。

但弗莱德好像并非叶穹想象之中的那般迟钝,他从长椅之上起来,看着精灵少女离去的背影,说道:

“有的时候我会想,可能是因为我当年的做法,才会导致她变得如此偏激。

我承认那时候确实是我的做法不对,所以不愿再一错再错。

摩根小姐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想要拯救那个将我囚禁数十年的魔女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仿佛已经预料到对方失望的表情一般,再度飞回到了椅子之上。

但浮现在精灵少女脸上的表情,并非失望,而是一抹不被人察觉的喜悦,从她微微上扬的嘴角,不难看出她此时的心情。

此时的叶穹内心也是不禁说了句卧槽。

弗莱德,你还有这种本事?

这一句话直接将刚刚失去了好感度拉了回来,甚至还会有所上升。

要是你早点这么说,那魔女又怎么会囚禁你个几十年呢?

侧目看了身旁的特蕾莎修女一眼,却发现她此时已经抬起头,看样子好像也对那边的状况颇感兴趣。

果然,吃瓜是所有生命的天性,哪怕强如绝望骑士,也同样会对吃瓜感兴趣。

似乎察觉到了视线,修女回过了头,脸上的表情极为的淡然,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叶穹也极为的识趣,并未过说太多,眼见着对方没有跟自己继续聊下去的欲望,他索性起身找到了弗莱德。

长椅之上横摆着一柄剑,虽说看不到弗莱德现在脸上是个什么表情,不过想必是极为的心如死灰吧。

毕竟他对摩根小姐拥有极高的好感。

“怎么了兄弟,好不容易才逃出来,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。”

“哎,摩根小姐肯定很生气吧,毕竟我说了那种话。”

“哪种?我在那里听了半天,可没有听出来你有说什么伤人的话啊。

你内心因为愧疚,而不愿意出手攻击那魔女实属人之常情。

摩根小姐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怪罪于你呢?

相反,此时的她想必很是欣喜吧。

因为她所拯救的是一个真正的骑士。”

弗莱德听到了叶穹的安慰,心情好转来了不少,但却也没有完全走出:

“卡尔维斯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说话。”

“我这可不是安慰人,而是实话,”

那魔女现在估摸着在哪里偷笑呢,怎么可能会因为弗莱德的话语而感到生气。

“如若不信的话,不如自己去找当事人谈一谈。

只是驻足停留在原地,你永远也不会得到答案的。”

“对啊,你说得没错。”

弗莱德精神振作了许多,顿了片刻过后,方才说道:

“卡尔维斯,还记得我们要做些什么吗?”

“当然,向那狗娘养的乔治复仇,这是我们两人共同的目标。”

“没错,乔治这小子我了解,他的天赋极差,哪怕拥有一个帝国的底蕴,至多也只可能修炼至五阶,除非走一些旁门歪道。”

“这的确是他干得出来的事情。”

既然乔治有登神的打算,那他的实力应当保守在六阶左右,希望借助一场浩大的仪式,令自己的身躯与灵魂完成蜕变,彻底神灵化。

这种推断是比较合理的。

“乔治的实力应当在六阶左右,这么多年过去,他不可能毫无长进。

同时,他拥有当年从我主人体内夺走的序列能力,序列九:天谴巨兽。”

天谴巨兽?

对于这一序列能力,叶穹自然是不陌生的。

这不正是当初卡贝主教所谋取的那份序列能力吗?

上一任的主人竟然是乔治大帝?

而乔治大帝则是从弗莱德体内夺走的?

弗莱德并没有注意到叶穹的神色变化,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。

“凡是能够排在前十的序列能力,其蕴藏的力量几乎是可以毁天灭地的。

乔治虽然不可能发挥出天谴巨兽的全部实力,但仅仅只是一部分,就不是我们能够应对的范畴。”

这句话说得叶穹可谓是身同感受,他可是直面过天谴巨兽的威压的。

当时这一序列能力的操纵者只不过是一个失控的女孩,但还不是几乎在圣坎儿城横着走。

要不是有几大纯血者的加入,恐怕真没有人能够制服暴走的天谴巨兽。

叶穹目视弗莱德,询问道:

“你作为前主人的你,有什么应对的办法?”

“没有,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乔治动用这份序列能力之前,将他杀死。

而且这还并非是最麻烦的地方。

你可知道当年的我为何会输?

要是单单仅有乔治的话,那场叛乱我很容易就可以镇压下来。

只可惜这场叛乱,九成以上的臣子参与了其中。

这说明了什么?”

“你不懂人心?”

叶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令弗莱德沉默了许久。

这一句话,直接打出了真实伤害。

“也,也不能够这么说,可能,大概,的确我有些不懂人心,触犯了大臣的利益。

但也不至于九成以上的臣子选择背叛我。

要知道,里面可是有不少与我并肩作战的同僚,前不久之前还与我在前线奋战,怎么可能转眼之间就会选择背叛。”

作为战场的将军而言,弗莱德无疑是合格的,他亲自平息了第二次伪装战争,为帝国带来了和平。

拥有这一份功劳,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臣子几乎全部众叛亲离的下场,总不可能全员都是恶人吧?

要真是如此的话,那弗莱德的眼光也未免太差了吧?

初开始之时弗莱德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,但是在被封印在山洞的这些年里面,他是左思右想,越想越不对劲。

不对啊,你说宰相塔伯,公爵巴顿这些家伙背叛倒还情有可原,毕竟自己确确实实触犯了他们的利益。

但是华德伯爵,哈罗德军团长这些家伙叛乱图个什么呢?

这两个可是在战场上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,是与自己一般正直的骑士。

他对着两人的信任比乔治要高数倍有余。

但是弗莱德做梦也没有想到,就是这两个情同手足的兄弟,也加入了那场叛乱之中。

不单单是他们两个,就连一些他亲手提拔上来的骑士也是如此,同样选择了背叛。

乔治那小子有什么手段,能够笼络这么多人,让帝国彻底站在了他的对立面。

弗莱德左思右想,能够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,那就是帝国内部被伪装者侵蚀了。

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说明当年叛乱之夜的古怪之处。

请收藏本站:。手机版: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next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